《PRESTIGE》专访甄子丹:好莱坞要改变对待亚洲演员的方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3 11:44

《PRESTIGE》专访甄子丹:好莱坞要改变对待亚洲演员的方式

2018-01-03 09:50来源:晓娱APP甄子丹/演员/好莱坞

原标题:《PRESTIGE》专访甄子丹:好莱坞要改变对待亚洲演员的方式

在《PRESTIGE》的观念里,影坛里30多年来长期活跃着一位骁勇斗士,毋庸置疑这位斗士那就是甄子丹。

自从2008年第一部《叶问》获得成功以来,甄子丹一跃成为国际明星,好莱坞也都经常向他投出橄榄枝。如今再次火遍全球,这要归功于他在《星球大战外传:侠盗一号》中扮演的盲僧奇鲁·英威。在《极限特工3:终极回归》中,他和范·迪塞尔演对手戏,二人骑摩托上演追逐大戏,并向反派们频频发难,而甄子丹也亮出了他独具特色的咏春日字冲拳。2016年11月,甄子丹在好莱坞的TCL中国剧院前留下了他的手印和脚印。虽然看起来甄子丹轻松的接过好莱坞的橄榄枝,但实际上他却把接下来的工作当做一场激情的战斗,就像他作品中的动作场面一样充满了精彩与挑战。

“我让他们等待了将近10年。”,当问到是什么让他决定参演《卧虎藏龙》第二部时,甄子丹说。让人感兴趣的是,在漫威和DC勉强的在电影中加入中国演员,从而“升温”他们的大片之前,甄子丹就曾接到过好莱坞的邀请,以吸引强大的中国市场,但是当时他却拒绝了那些邀请。当中国演员都希望追随李小龙和成龙的脚步时,甄子丹为什么会选择拒绝?

“我没有兴趣,也没有灵感,我并不完全认同某些角色的设计,因为这是华人面孔在世界舞台的展示,所以不管之前的交流多么顺畅,我都会对此保持谨慎态度。”他说:“在我同意参演《卧虎藏龙2》的一年前,我们出席了万达集团举办的一次大型活动,几乎世界上的每个明星都来了,我记得跟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一起吃披萨。那种感觉很棒,我是说,这些人通常不会在中国聚在一起,跟中国的演员一起交流、吃披萨。(《卧虎藏龙2》)制片人也在那里说:‘甄子丹要拍这部电影。’等等一番话。”

“但我当时对《卧虎藏龙2》其实还没有太大兴趣,因为在之前我已经拍了挺多这种类型的电影,我这一辈子都在拍武打电影,我现在的想法是挑战更多不同的角色和演绎方式。而最终让我决定参演这部电影的原因,是因为我的恩师袁和平,曾经是他带我入行,所以当他说要执导这部电影,需要我加入时,我必须一口答应,其实跟挑选作品并没关系,这部电影的加入更多是因为师傅的需要。”

随后甄子丹签约加盟了《侠盗一号》,他的孩子对《星球大战》系列电影的热爱只是原因之一。更重要的是,甄子丹看到了一个机会。“当我接演《侠盗一号》的角色时,我觉得这是我向前迈出的非常重要的一步,因为这个角色跟以前那些重复性较大的角色不一样。”他说:“我知道他们想签甄子丹是因为《叶问》,他们希望叶问出现在《侠盗一号》,我理解这一点。但我不想再扮演另一个老套的中国武术家,我和制片人、导演一起努力,让这个角色失明、改变台词、改变他的外表和说话的方式,从而让这个角色变得更有层次。”

“即便如此,仍然会有人觉得奇鲁·英威身上有中国传统武侠的影子。但是,如果你觉得这个角色老套,那你应该先看看他们最初给我的剧本,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开始对这个角色犹豫不决。但我明白其中的原因,好莱坞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彻底的转变,有很多观众以前从没有在电影中看到过亚洲人,他们也需要时间来适应亚洲演员,从而意识到亚洲演员跟白人或黑人演员没什么两样。那么这也是我决定参演的一个重要原因,我愿意为扭转他们对亚洲演员的看法做出努力。”

好莱坞电影公司仍然处于在西方电影引进亚洲面孔的“蜜月期”,同样的,他们也希望让中国巨星出现在电影中,从而在繁荣的中国市场捞一桶金,之前也尝试过邀请中国的大牌明星出现在好莱坞的巨制大片中,而且为了满足中国市场的需要,让她(他)们扮演的角色也会有一些意义不大的台词。毫无意外,好莱坞的这种策略都失败了。

当记者向甄子丹提到这个问题,并且建议好莱坞或许应该做一些调整时,他迅速插话:“他们最好进行调整。他们需要从错误中吸取教训,我很支持因此对好莱坞说‘不’的演员们,事实证明这条路根本走不通。你不能将一个亚洲演员放在电影里,期待着让他出现一秒钟就能征服亚洲市场,这当然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我很高兴越来越多的亚洲演员对这样的邀请说‘不’。”甄子丹说:“如果你决定离家数月,并且将这段时间全部付出给一部电影时,那么这部电影最好值得你去这么做。”

那么,甄子丹觉得什么值得他耗费时间去做?答案看起来是不断的变化与新的挑战。

为了让亚洲演员在美国电影中更具深度,他正在努力重塑外界对功夫明星的看法,现在他在表演方面获得的称赞,已经跟他在武打动作方面得到的掌声一样多。

今年,甄子丹担任了《追龙》的制作人,这是一部由王晶执导、事件背景设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的故事,他在这部电影中扮演跛豪,这个角色是根据香港著名的黑社会人士吴锡豪所创作的。为了准备这个角色,甄子丹咨询了很多舞台演员的意见,这也将他多年的银幕演技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面。甄子丹在影片中将他标准的粤语改成了潮州口音,以往行动灵活的咏春大师,变成了一位腿脚不便的瘸子,甄子丹甚至前去吴锡豪的家乡,从而让自己能真正进入角色。

不过甄子丹最喜欢的,还是给这些久经考验的故事注入新的活力,他说:“从拍摄《追龙》的第一天开始,我就知道我想把灵魂列车、迪斯科以及Funk融合在一起。我是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成长起来的,所以我说:‘你们知道吗,将这些元素放到香港黑帮电影里,这会给它一种新的感觉。’大多数传统的黑帮电影都会使用萨克斯风配乐,来表现悲伤一类的东西,其它导演则使用更多的流行音乐、约翰·列侬,直白的东西,这让我想到,香港电影很少使用强烈的黑人音乐。”

“如果你看看马丁·斯科塞斯的《好家伙》这种电影,你就知道虽然电影里每个人都是黑帮,但是影片却没有那种忧郁和抑郁的感觉,他们都很开心,很酷。这就是我在《追龙》中想要的感觉。”甄子丹说:“这部电影可能在结尾讲述了一个伤心的故事,但对于整部电影的过程,以及电影中的角色的表现,我更希望能像一种长时间的大型派对那样的感觉。”

《追龙》里的黑暗跟悲伤一样多。甄子丹非常愿意去发掘英国殖民统治者和香港居民的关系。“这些都是事实。”他毫不客气地说:“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,几十年来,像香港会所这样的地方,都是香港本地的中国人不能靠近的。这一切都是真的,我们中国人被压制了太长时间,在那样的时代,这就是生活中的一个事实。”

“为什么我不把这些事实讲出来呢?”他说:“我觉得这说的还不够。我的意思是,《追龙》只是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,所以我们只能涉及到政治环境和种族歧视。但是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了几百年,而且不仅是在香港。几百年来,白人至上一直都是社会现实,如果你讲述一个关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故事,那就没办法回避这个现实。”

那么,这就是甄子丹想要展现给观众的东西吗?对于所有那些他讲述的令人深受感触的故事来说,这显然不是重点。“在故事结束的时候,”他说:“一部成功电影讲述的都是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,无论题材是什么,也不管传递什么样的政治信息,人性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这是面对任何困难的人性选择,不分等级或者信仰。跛豪的困难就是生活在英国统治之下,因为他出生在那个年代。”甄子丹说:“所以他要面对很多困难,但我希望通过这个角色来说明,任何人生命中最重要的都是家庭、朋友、原则,以及最重要的诚信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